挖坑儿的小铲儿

他的国在海中央。

白日梦

高刚在医院躺了不过半个月就急匆匆的跟着收尾部队押着糯卡赶回了北京进行后续工作,毕竟他也是这个任务的负责人之一。

这以至于他走出机舱的时候还是吊着胳膊拄着拐的疲惫模样。

下飞机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但是当高刚的脚真正踏出机舱,感受着习习夜风拂面而来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

他回家了。

而后安定感瞬间包裹住他的心,这几乎让他的鼻子有点酸。

但而后他就想到方新武。

那是行动的前一天,他问方新武要不要回国。

当时方新武趴在阳台上,听到这个问题的他并没有看高刚而是视线扫向远方。这时的方新武散发着一种高刚没见过的气息,说不清,只能感受到在不停的变化。他的眼睛依然明亮,但却像是一潭被搅浑的湖水,混沌起伏。

方新武开口了,他脸上没有笑容,晦暗不明最后在他眼中沉淀成了漆黑一片。

他说,当年坤沙落网,又出来一个糯卡,如果没了糯卡,下一个又是谁呢?

这才是最适合他的地方。

高刚知道还有一句话方新武没说,或者说他没问。

他真的还回的去吗?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于是高刚的回答是什么呢?啊……他记得,他记得他邀请他以后有空来云南可以找他。

然后方新武就乐了,有些悲观的气氛也消散许多。他说,高队您以为我坐办公室呢?哪有这个空。

只有在开玩笑的时候高刚才能察觉到方新武也和他的队友们一样都是才二十多的年轻人,还在拥有朝气的年龄。

他几乎无法想象到他承受了多少。

不过……

只是现在已经不是有没有空的问题了。

因为方新武再也不忙了。

同样,他也没机会回来了。

高刚被北京初秋的冷风吹得打了个激灵。

他这才发觉自己已经发呆很久了。

高刚随即扭身返回机舱,他要把哮天的身体抱下去。

但很显然这并不是一只手可以做的好的事。

当有一双手越过正在犯难的他抱起哮天时,他有点意外。

高刚抬头看过去,入目是一张年轻的脸。

他差点以为是方新武。

可惜他大概比方新武还要年轻一点,一点都不相像的脸上还带着这个年龄该有的青春气息。方新武几乎没有的气息。

高刚想要拍拍自己的脸,告诉自己

——这是来接应他的同事。

不是方新武。


高刚冲他带着谢意一笑,然后他们就一起走了出去。

高刚面无表情的看着糯卡被押走。

面无表情的面对闻风而来的记者。

面无表情的将自己的其实早就完成的任务在脑海里真正打上完成的标签。

他在心底对自己说:

别做梦了,高刚。

评论(1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