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儿的小铲儿

他的国在海中央。

生而为人〔2〕

    每年有多少人因为钻牛角尖而自杀的呢?又或者是说,因为想太多而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啊啊,人类啊。


   
    身为从者的本能让深色皮肤的弓兵闪到了远坂凛前方。
   
    身体已经做出了防备的姿态,刀锋般的铁灰色眼眸审视着已经没有门可以开的地下室出口。
   
    而那脚步声还在回响。
   
    并且,越来越近了。
   
    与声音停止的同时从楼梯口出现的,确实是与大厅中二人的预想不太相符的,人类男性的身形。
   
    男人身着的,是不管怎么看放在现代来说都要进博物馆的老古董──那些繁复欧式的铁制甲胄。
   
    目前那上面正沾染着尘土和看起来就细思恐极的暗红色液体。
   
    虽然入目可见之处并没有发现具有威胁性的东西,但是当然不排除他的武器与众不同的这个可能。
   
    而以那些温顺的贴在脸旁的的半长黑发,再加上脸部算得上是有特征的柔和线条来说,看起来却是个亚洲人。
   
    但是他的瞳色很奇怪。
   
    那是一种极淡的颜色,银白,浅灰……不,或许根本不应该用单纯的颜色表达。
   
    那好像是漆黑无星的夜空中的一轮明月,又好像是来自古老东方古国的温润白玉——比起宝石来说,远坂凛最近对于这种并不特别晶莹剔透的小石头很为着迷。
   
    但是很可惜的是,现在这双眸子里根本没有任何神采。
   
    呆滞,空洞,只这双眼睛就显得刚刚还完整的人宛如一具傀儡。
   
    远坂凛只和他对视了一下就马上的移开了眼睛。
   
    因为那对冰冷的折射不出一丝光线的石头实在是空洞的可怕。
   
    啧……所以说自己召唤出来的从者没有一个是正常的吗?!那个不听话的也好,这个也好……或者说难不成这个根本就连自我意识也没有吗!
   
    而英灵还在更加仔细的观察着对面突然出现的陌生人。
   
    因为被甲胄遮盖着所以并不太能弄清楚他的肌肉分布。
   
    但是根据那个战士惯用的,看似破绽百出却其实可以对突发情况做出及时应对的站姿……
   
    唔,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但是并没有听说过有中世纪的拥有这么特别的……特征的英雄。
   
    不,不对,不能这么想。他并不一定是正统的英灵……况且凛已经把自己召唤出来,不应该还有其他从者才对。
   
    而且,他也不能武断的判断他的危害性。
   
    因为根本感受不到一点敌意。或者说是其实任何的不对劲都没有。
   
    就好像他对面根本没有突然冒出来一个无名的小子一样。
   
    啧。
   
    英灵因为一瞬间感到了烦躁而皱起了眉。
   
    不过即使这样他仍然没有放松警惕。
   
    这时有点被吓到的而开始胡思乱想的凛已经回过神来,她在略略的思考后撇向了毫无生气的立于地下室门口的陌生人。
   
    那么……不管怎么样先试着交流一下吧,至少要确定他的身份。
   
    「你,也是我召唤出来的吗。」
   
    虽说是问句,但却是带着一些颓废和无奈的陈述语气。
   
    与之相对的是远坂凛刚刚鼓起来的周身的气势也不自觉的掉了几个点。
   
    而即使收到了这样的问题,陌生人仍然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
   
    不过,让二人都感到奇特的是,莫名的可以感受到,男人的气息从微弱的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样变得凝实了起来。
   
    现场的气氛仍然充满了诡异和静默。
   
    尴尬……
   
    啧……难道真的不是吗?哇啊啊啊……难道召唤出来的英灵不是Saber竟然不是我今天搞得最砸的一件事吗?!
   
    远坂凛,掉链子家…不,是远坂家当代当主在人生的第十六年第一次发现原来掉链子是可以连锁的。
   
    「是吗……你想要圣杯吗。」
   
    一直就好像在寻找掉在地上的钱包一般低着头的男人出声。
   
    「虽然这里并不是英灵,但是也有一战之力。愿意的话,我可以和你签订契约。」
   
    一语惊人。
   
    这边红衣的骑士突然就放弃了防备的姿态转而抱起了双臂。

    「呣……看来阁下真的是自信啊,不,或者说是自以为是吧。随随便便出现的家伙竟然还妄想获取什么吗?真是——」
   
    与嘴角讥讽的笑容不同的是,锐利的钢铁色的双瞳带着的是深深的探究。
   
    「……等等。」
   
    打断了看起来还想继续带着无所谓的语气嘴炮着对面其实根本无动于衷的男人的Archer。
   
    因为我可以真实又深切的感受到他们的脑电波大概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说实在的,这边真的开始有点烦躁了。
   
    是的,非常,烦躁。不仅是自我厌弃的不得了,更有对现在状况的不确定。
   
    但是,呜哇……冷静,远坂。
   
    「虽然就这样打断你们不够优雅……但我想我……我们需要好好聊聊。关于你的身份问题……还有别的什么的——」
   
    凛断然不管回过头对她抛来的不赞同的眼神的英灵,以及绝对已经到了对方嘴边的说教,率先走出房间。
   
    嘛,不管怎么说,先换一个谈话的地方吧。
   
    「总之,请跟我来。」
   
    房间内余下的二人之间气氛仍然僵硬的很。
   
    或者说,只不过是单方面的而已。
   
    「啧。」
   
    大概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事实,首先不耐烦而转身离开的是红袍的英灵。
   
    而之前像是已经静止了时间的外来者分毫不差的同时迈开了步子。
   
    「算你好运,遇到的是这么个Master。不过,大概你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吧。」
   
    随着深陷于无尽轮回中的英灵和未来要做出无数改变既定剧本的行动的男人踏出这个房间的这个时候——
   
    啊啊……命运之夜已经悄悄提前了一天呢。
   
   
    [记录点:3522号。
   
    终于,在经历了3521个没有任何“奇迹”存在的世界后,我们到达了一个拥有力量体系的维度。
   
    那奇妙的能量在这里被称为魔力,具象化为魔术。不过很可惜的是这种力量目前只掌握在少数被称作魔术师的人类的手中。
   
    那么接下来附上这个世界的基础以及关于我们即将面对的,所谓圣杯战争的信息。
   
    ……
   
    总之,祝好运。
   
    ps.你现在才是Sellers,这点我不想再纠正你第3522遍。
   
    pps.这大概是你所要完成的最后一个世界啦,要回去了有高兴吗( ̄▽ ̄)~*
   
    完毕。]
   
   
    立于充斥着白色的无边空间中的男人左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块莹着浅蓝色的光幕。
   
    无数的黑色文字正争先浮现在光幕上,迅捷而有序的排列成行,成段。而当不再有文字涌现后,整块光幕便化为了一串同色信息流消逝于空气中。
   
    如果说是这里有空气的话?
   
    啊啊……基础工作终于做完了。
   
    名为Sellers的男人无所事事的环顾着已经快看吐了的四周。
   
    与刚才同款的光幕分布在这方虚无的空间中的每一处,每个上面似乎演绎着属于某个实际的某个人的一生,而每块的主角也都各不相同。
   
    这幅景象足以惊呆任何一个正常人。
   
    不过如果红色的骑士现在在这里的话大概会优先注意到这个Sellers和外面那个刚被他分析了一通的根本毫无生气的男人有多么相似——
   
    又有多么不同。
   
    被随意束起的黑发中有那么几缕长度尴尬的发丝肆意的翘着,别无两样的脸部线条在他身上别有魅力——因为与那木偶般生硬的面孔不同,这个人明显有着属于人类的生气。
   
    绝对与无聊的刻板不同的是那嘴角柔和的微笑,浅到无色的眼睛像是荡漾着的半透明的玉液,深不见底。
   
    黑色的半袖长款皮衣直达小腿,分毫不差的勾勒出被那套甲胄遮的严严实实的上身的流畅肌肉线条。
   
    而那皮衣显然不甘于只突出上半部分。
   
    从腰部开叉前后分开成四块,不仅让下肢脱离了衣物的限制,更让修长有力的双腿若隐若现。
   
    手上是配套的黑色皮手套,只不过关节处都被闪烁着寒芒的白色金属代替。
   
    更不容忽视的,是那完全不同于那个温柔的微笑的气势。
   
    那仿佛是北极苔原上的雪狼。
   
    冰冷地像是看着垂死挣扎的猎物一般注视着这方空间,仿佛会在它露出破绽的瞬间,奔袭而去,露出自己的利爪,雷霆一击——
   
    唔唔……哈——
   
    伸手放在嘴边意思意思遮掩一下,然后打了个哈欠。总之……现在的他已经无聊的要昏昏欲睡了。
   
    真是个矛盾的男人呢,Sellers.
   
    那么,接着看录像?
   
    唔……估计还有两天就可以看完了吧……大概。
   
    啊啊……虽然是都是我的记忆这么说的,但其实最有意义的也只有最后一个没错。
   
    随着Sellers漫不经心的挥动手臂,巨大的隐隐约约大概是某个现代设施才会拥有的黑色方块浮现出来。
   
    片刻,上面出现了电影般无二的影像。
   
    只不过……
   
    主角正是这个带着饶有兴趣神色看着它的男人。
   
    故事从世界末日的丧尸爆发开始讲起,讲了主角和同伴在爆发病毒后,一次一次死里逃生,最终找到了人类最后的阵地打算安居乐业(和高墙外面的一坨丧尸?)重建家园的故事。
   
    然而在影片播放了大约三个小时后,主角迎来了死亡——被那头应该已经被他打死的丧尸洞穿了心脏。
   
    啧啧啧,不管怎么看,这玩意已经是在不存在各种“奇迹”所诞生的生物群体里最恶心的一类了。
   
    就算是智慧种也一样。
   
    而且这个死相有点难看啊我去。
   
    毫无波澜的看着那两具,啊,当然还要加上之前的那些已经倒地的尸体们被刻意迟到的人类一起烧掉,Sellers心里默默地对自己的死亡品头论足。
   
    人类啊……真是麻烦死了。
   
    在五分钟的黑屏后,巨幕上重新出现了影像,这次换了新的故事,只不过,主角还是没变。又是一次轮回,出生,成长,死亡——
   
    唔……这边大概也没有什么新鲜的了。
   
    那么来说说外面的“Sellers”吧。
   
   
   
    Sellers睁开眼,打量着这个新的世界。
   
    他正站在一个充斥着欧式气息的房间的中央。
   
    它有点乱,四处摆放着书籍和纸张以及自己见都没见过的奇怪仪器。
   
    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奇特的工坊类的房间。
   
    虽然空气中有着诡异的不和谐感——就像是有什么无形的东西环绕周身。
   
    但这些对于已经习惯应对各种突发情况的Sellers来说其实无伤大雅。因为他只需要完成来自这个世界的任务就好了。
   
    其他的,与这样的我来说,无所谓。
   
    虽然这边仍然是一头雾水,不过事实上,他从来不是会安于现状的人。
   
    于是在察觉到上方有着些奇特的气息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走上了楼梯。
   
    踩着惨死的好像是地下室的门一类的东西,Sellers看清了这里的全貌。
   
   这个楼上是一间装潢典雅又不失温馨的厅室。而与之格格不入的是现在明显破了个洞的房顶,地面上的废砖乱瓦和已经对自己做出战备姿势的红衣男人。
   
    唔唔……他后面是有个……少女吗?
   
    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正在蔓延的沉默,Sellers本着不想尴尬的缘故想要开口。
   
    但是这时突然有一段信息涌进他脑内,以至于他并没有出声。
   
    他也更不会想到沉默的自己给对面的主从二人留下了怎样天大的误会。
   
    又或者说其实是他自己下意识想要否定的真我呢。
   
    这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总算来了。
   
    现在的他只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资料上而已。
   
    ……
   
    不过就算Sellers你这么说,我也不会使用哪怕一丁点魔法啊。
   
    不过,圣杯战争吗。
   
    那么眼前的这大概就是一对主从了吧。根据姿态和气势来说,位于前方的男人才是拥有威胁的存在。
   
    那么后面的女性就是Master没错了。
   
    在屏蔽了被那个家伙放过来的心音以后,本着怕麻烦的原则,Sellers决定认同这个世界的结盟者就是这两个他第一眼见到的人。
   
    喂喂,过于随意的吧我说?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他开口说出的是根本不想干的话语。
   
    「是吗……你想要圣杯吗。」
   
    根本不管对方有什么反应,他只是顿了顿就继续着。
   
    「虽然这里并不是英灵,但是也有一战之力。愿意的话,我可以和你签订契约。」
   
    没错,我会帮你,但是决定权在你手里。
   
    不过最先做出回应的并不是少女Master.
   
    突然的,红衣英灵放弃了防备的姿态,转而抱起了双臂。
   
    嘴角带上讥讽的笑容的同时,他眼中的锐利也减少了几分。取而代之的是探究,对于这边的自己。
   
    「呣……看来阁下真的是自信啊,不,或者说是自以为是吧。随随便便出现的家伙竟然还妄想获取什么吗?真是——」
   
    ……我收回刚才有觉得他是个正常人的想法。
  
   恶劣的家伙。
   
    「……等等。」
   
    少女Master打断了看起来还想继续带着无所谓的语气讽刺着的从者。
   
    有趣。
   
    「虽然就这样打断你们不够优雅……但我想我……我们需要好好聊聊。关于你的身份问题……还有别的什么的——」
   
    英灵回过头看向了少女,但是对方并没有要交流的意思,反而转身走了出去。
   
    「总之,请跟我来。」
   
    余下的两人就像是较劲一般的都没有动弹。

    不过,只是对方单方面而已。
   
    「啧。」
   
    并且,首先不耐烦而转身离开的也是对方。
   
   分毫不差的迈开步子,和对方一起走了出去。
   
    「算你好运,遇到的是这么个Master。不过,大概你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吧。」
   
    那可真是抱歉了,我的运气这么好。
   
    ——
   
    ——
   
    可以回去了……是这样的吗。
   
    开心…?当然不。我并没有任何感觉。
  
    别还像是个小屁孩一样爱幻想了,Sellers。梦话只适合做梦的时候说。
   
   
   

评论

热度(7)